首页 >烘焙

冰湾为媒以茶会友

2019-03-07 19:54:51 | 来源: 烘焙

冰湾为媒 以茶会友

戊戌年丁巳月丁巳日-晚,深居北京的资深媒体人戈先生穿越三千公里的里程,跨过一个时区来到云南玉溪。有朋自远方来,当以佳茗相迎。于是乎,我们一行人来到冰湾。

冰湾古树茶,冰者,体现茶之历经风霜的无穷韵味;湾者,呈现茶之独特地域。

冰湾为媒以茶会友

冰湾诠释着古茶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,同时,传承古法,精心制作,始得古树茶的幽香、甘甜。

循着茶香,来到冰湾古茶公司,门外棚顶上藤蔓植物绿意清新,一盏老油灯闪着微光。小巧的院落古色生香,朴拙中一片生机焕然。

冰,水为之而寒于水;茶,木生之而香于木。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;茶香十里,非一岁之功。冰湾李总给我们看了在冰湾六大古树茶区拍的宣传片。从中我们了解到普洱茶的茶文化时代已经走进成熟时代,人们对普洱茶的认识是深入的、理性的、精准的,冷静而清晰。而最重要的,则是审美的。

文化是一种社会现象,是人们思想,意识形态的产物,与当时社会背景,时代背景,地域有直接关联。中国是文化大国,也是艺术大国,而普洱茶自三千多年前的开始,一直贯穿着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化发展。艺术是特定文化背景的具象,在此说普洱茶艺术是我国文化历史发展见证者也不为过。那么,蓬勃的生命时代的过去之后,普洱茶的艺术时代即将到来。

近年来,大家对普洱的认知度越来越高。普洱茶默默沉浸在漫长的光阴里,无须岁月打磨,亦有了气度,有了韵味,有了品格。陈旧的茶香,引来乾隆皇帝的赞赏,他曾写诗:“点成一碗金茎露,品泉陆羽应惭拙。”

李总先后给我们冲泡了500年树龄2017年和2016年的冰湾生普,和300年树龄的熟普,对比生普不同陈化年限的口感,以及生普和熟普的别样韵味。我们先品的是500年树龄2017年的冰湾生普,果然是一品清幽,齿颊生香。茶汤金黄透亮,单闻茶香,便已醺醺然。

茶如人生,例如普洱生茶从初成时的青生味到月余后的清香,随着时间和岁月的推移,年后苦涩为渐去,醇香渐浓,年转化到达巅峰期,而后逐渐往碳化的方向发展;再如古树普洱茶冲泡的过程,从前4泡的汤色清淡但兰蜜香浓郁,到泡汤色茶味至巅峰而香气渐散,泡苦尽甘来,之后汤色茶味渐淡,至25泡左右水味出现。如同一个人走过了青春期的迷乱、躁动,开始进入人生的从容之境,不惑之境,理性之境,审美之境。

最妙是闻香时冷香持久,让人不禁想起《石头记》里的冷香丸,如女子岁月的积淀散发出来的别样情致。

杨总和夫人带戈先生体验了压饼的过程。进入压饼室之前,先要换好工作服,戴上帽子和鞋套。第一道工序是拣茶和称茶,秤得要压饼的茶量后,放入内飞标签;第二道工序便是蒸茶,把茶蒸软,茶胶溶出,茶才能压紧;然后在干净布袋里,把茶揉成圆饼,用25公斤重的石模来压茶和定型,10分钟时间后移开石模,茶成饼形,把带布袋的茶饼晾在木架冷却,而后剥去布袋继续晾一星期左右,待茶饼凉干就可以包上绵纸了,一饼手工石模压制的普洱茶就制成了。

蒸茶的过程中,满室都是浓浓的茶香。

最后李总展示了熟茶冲泡过程中茶汤的变化,这使得我们深刻领悟到普洱茶不仅是一种艺术行为,还是一种艺术过程。长长的茶席上,一排茶杯整齐的陈列着,茶汤由浅入深,第七杯色泽红褐,味最醇和。而后又渐次变浅。直观的茶汤变化过程,一如人的情感,初时懵懂清浅,相熟浓烈,相知后沉寂下来,绵长平和稳定。茶里有感情,有生命,李总道茶也知情趣,倘有好友相聚,那茶便越发醇香,回味悠长。

更漏已深,薄夜微凉,茶味至此,幽甜于舌尖处流连。仿若绵延的友谊,宾主尽欢。

于茶中可游阅名山大川,于茶中可淡看岁月流逝,于茶中亦可臧否世事人情。人世百年,亦不过是一段浅薄的光阴。?有茶相伴,有友相陪,浮生亦快哉!

 

张二亮

猜你喜欢